看著出現的蕭芷嫣,蕭胤的心底產生了一絲不妙的感覺。

    蕭芷嫣這個女人,不能以常理度之,身為圣女,本來就是蕭家戰斗力的代表,而蕭芷嫣更是其中翹楚。

    剛剛她出手那一下,蕭胤已經看出來了,這個女人,已經踏入大乘境的修為!

    這簡直太過恐怖!

    蕭芷嫣現在才多大?

    四十多歲吧,可她竟然已經踏入修士的巔峰,大乘境。

    被人耗費一輩子都不見得能夠修煉到大乘境這個境界,蕭芷嫣只用了短短四十年就做到了,其中還有二十多年被關押在通天塔之中。

    這樣的天賦,如果讓她在蕭家全力接受培養會是怎么樣一個結果?

    此女,必除!

    原本蕭胤打算等這里的事情結束了再去處理蕭芷嫣的事情的,不過既然她已經主動來到了自己的面前,蕭胤也不客氣,干脆直接在這里把她解決掉吧!

    至于林風和穆青那兩個家伙,小人物罷了,想要處理,隨時都可以像碾死螞蟻一樣輕松地碾死他們!

    唯有身為圣女的蕭芷嫣,才有可能給自己的計劃帶來威脅。

    想到這里,蕭胤對著蕭芷嫣微微一笑,道:“想不到竟然連你這個罪人都跑出來了,怎么,難道不知道私自逃離通天塔是罪加一等嗎?”

    蕭芷嫣冷笑一聲,目光從林風的身上掃過,心底微微一顫。

    她也是在看到林風的第一眼就能夠確定,他就是自己的孩子,自己遺失在外二十多年的孩子!

    娘親多想,多想要陪著你一起長大啊,像別的孩子一樣,孩童時都可以在娘親的懷抱中長大,如果感到害怕了,可以和娘親撒嬌。

    只可惜,娘親沒能做到一個娘親該做到的事情。

    那么,唯有在現在這個時候,娘親絕對不能讓任何人傷害你!

    不管,付出什么代價!

    蕭芷嫣的眼底露出一抹毅然,緊接著出手了。

    她袖袍一揮,那些禁衛軍就好像露出了迷茫之色,緊接著下一瞬間,蕭芷嫣就已經到了他們的面前。

    她沒有下殺手,而是暫時封印了他們的修為。

    蕭芷嫣所掌握的法則乃是傳說中最神秘的時間法則,這也是她強大的根本所在。

    時間法則,能夠在戰斗的時候停止時間,在這段時間之中,施術者想要做什么事情都是他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這是一種極為恐怖的法則,當然如果施展的對象是極為強大的修士,那么時間法則也只能短暫地起到效果罷了。

    時間法則,畢竟不是無敵。

    但這些禁衛軍的成員修為都不如蕭芷嫣,自然無法抵抗她的時間法則。

    只是幾個眨眼的時間,就大部分的禁衛軍都已經失去了戰斗力,他們一個個落在地上,驚恐的看著那道美麗的倩影,簡直無法相信剛剛的事情是她做的。

    一個人,就讓一個軍隊幾乎失去了全部的戰斗力,這簡直難以讓人相信!

    除了那個大乘境的首領,還有幾個運氣好的合體境禁衛軍以外,其余人全部失去了戰斗力。

    雖然還意識清醒,但他們身上的修為是一時半會恢復不了了。

    蕭芷嫣這一系列的動作行云流水,干凈利落,讓人很難不懷疑她這一招早就練了很久……

    “這下一來,你最大的依仗禁衛軍已經失去了戰斗力,你要怎么做呢,蕭胤?”

    蕭芷嫣看著蕭胤,淺吟輕笑道。

    那一番無意中流露出來的風情,讓很多人都暗中吞了吞口水,圣女大人可真是禍水紅顏,不愧是號稱蕭家第一美人。更新最快 手機端::

    事實上,現在的蕭芷嫣看上去也不過就是二十歲出頭的模樣,四十歲的年紀對于修士來說,根本就是轉瞬即逝的時光,很多的大乘境修士幾千歲的年紀,對比起來蕭芷嫣就和小孩子一樣年輕。

    蕭胤眼皮顫抖,看著蕭芷嫣所作所為,恨的牙癢癢。

    的確,禁衛軍是他很大的一個依仗,禁衛軍聯手用出來的合擊法,就算是大乘境修為都會感到頭疼,只要有禁衛軍的存在,十三長老基本上形同虛設,根本不敢亂動。

    但現在禁衛軍的威脅一解除,剛剛那些對他假意俯首稱臣的人全都站了起來,漂浮到了蕭芷嫣的身邊。

    雖然蕭芷嫣被稱為罪人,一直被關押在通天塔,但很多人都知道,這不過是蕭立這一脈他們大力提議,所以才這么做的。

    蕭芷嫣不過只是和外族人生了一個孩子,根本算不上什么大罪,一切都是族長這一脈暗中運作,想要借此祛除圣女這個存在,獨掌大權,所以才給蕭芷嫣安上了罪人的名號。

    況且,蕭芷嫣唯一的罪名“血脈流失”現在也已經不成立了。

    她的兒子通過了通天塔的挑戰,名正言順地回歸蕭家,是蕭家后人,蕭芷嫣生下一個這樣天才的兒子,不僅僅沒有罪,甚至還是大功一件!

    這件事情雖然現在沒有定論,但等族長大爭結束,肯定是順理成章的事情。

    所以這一刻,十三長老中其余的十一人皆是來到了蕭芷嫣的身邊,選擇和她并肩作戰。

    蕭胤的狼子野心實在是太大了,竟然當場逼迫他們這些元老支持他,他們怎么可能真心答應,也不可能再站在他們那一脈那里了。

    蕭胤看到那些個長老都站到了蕭芷嫣那一邊,不氣反笑,一陣哈哈大笑后道:“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,地獄無門你偏來。”

    “我給過你們選擇的機會,可是你們不珍惜,難道你們以為我真的就只有這一點底牌就敢在這里說這樣的話嗎?”

    “我告訴你們,今天,所有站在我對面的人,都要死!”

    蕭芷嫣美目一寒,冷然道:“蕭胤,事到如今,你還不乖乖束手就擒,難道你以為在蕭家你還能掀起什么風浪嗎?”

    蕭胤臉上露出了讓人琢磨不透的笑意,繼而緩緩道:“你們難道以為我會沒有什么安排就貿然做這樣的事情嗎?”

    “我這里大乘境的有兩個,而你們只有蕭芷嫣你一個初入大乘境的小丫頭罷了,難道你以為真的動起手來,你們會是我的對手嗎?”

    蕭胤話音落下,所有人臉上都是露出一抹忌憚之色。

    的確,大乘境修士在一場戰斗之中決定的東西很多,至少從明面上看起來,蕭胤他們那一邊的整體戰斗力要比他們強很多。

    蕭胤冷笑道:“而且,太上長老那邊,也有我的支持者,你們以為我策劃這一場變動,背后就沒有一點底氣嗎?”

    太上長老也支持他?

    蕭芷嫣等人臉上露出一抹凝重,如果他說的是真的,今天可就真的麻煩了!

    “你說的支持者,就是他嗎?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一道淡淡的聲音響起。

快捷鍵使用:上一頁“←”,下一頁“→”,目錄頁“Enter”。
广东快乐十分稳计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