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98章 圣者之謀

    “可當時,并無使用圣道本源寶物,亦或者圣丹的氣機波動!”

    雖然倉決圣者沒有說下去,韓圣卻是接過話茬,面色看不出喜怒的幽幽道。

    “老祖、韓圣,若沒有動用寶物或丹藥,他總不能憑空恢復神魂吧?”

    燧淼眼珠一轉,忍不住道,“莫非,他本就沒有受傷?”

    兩大圣者互視一眼,沒有怪責她插話,事實上就連他們都忍不住好奇,更遑論一個小輩了。

    至于‘沒有受傷’之說,那么多圣者大能在場,一個兩個看錯了還情有可原,總不可能瞞過所有人。

    若真是如此,吳明就不是半圣,而是圣境大能中的絕頂強者了!

    但可能嗎?

    “倉老覺得如何?”

    韓圣抿了口茶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已經察覺到了嗎?還要我老人家費心思?”

    倉決圣者老眼一瞪道。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韓圣略一沉吟,輕嘆道,“身外化身,隔空渡魂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倉決圣者瞳孔一縮,陡然坐直,面色嚴峻道,“照你這么一說,還真有可能。

    但那種傷勢,想要在片刻間恢復,雖然有他強撐著的可能,但至少沒有留下無法緩解的后患。更新最快 電腦端:

    這需要的本命魂力,可不是簡單就能恢復的。”

    “只有一個可能!”

    “不止一具身外化身!”

    兩大圣者互視一眼,齊齊默然。

    燧淼紅唇翕動,久久說不出話來,頗覺口干舌燥,有些難以接受。

    身外化身啊!

    那可是傳說中,能夠自主行動,擁有和本體相差無幾力量,可以完全等同獨立生命的第二條命!

    即便是圣者,放眼神州,擁有身外化身的都不足五指之數,甚至更少。

    吳明區區一介半圣,何德何能,擁有身外化身不說,還不止一具?

    要知道,修煉身外化身的條件異常苛刻,不是修為越高,就越容易修成,反而是修為低的時候更容易。

    甚至有傳聞,圣者只能有圣意元神寄托而成的化身,而不能修成身外化身,就是因為修為太高,本命神魂早已定型。

    但修為低時卻不同,可塑性極高,才能修成身外化身。

    但即便如此,修煉身外化身所需的各種秘寶,即便是圣者想要搜集,都千難萬難,尋常人幾輩子都未必能見其一。

    更何況,吳明一個野路子出身的人,上哪里去弄秘術和寶物?

    “哎,此番老頭子枉做惡人,恐怕這小子已經有了戒心,下次指不定怎么折騰老頭子呢!”

    倉決圣者揉了揉眉心,苦笑連連。

    “老祖,您老不是還幫了他一把嗎?那家伙脾氣雖然又臭又硬,但也是恩怨分明,怎么會跟您作對?”

    燧淼覺得腦袋瓜不夠用了。

    倉決圣者翻了個白眼,很沒形象的氣哼哼沒接茬。

    “倉老不妨明說,以免她日后沒個防備,那小子現在……恐怕誰都不信!”

    韓圣笑道。

    “哼,少來這套,那是我老人家愿意的嗎?還不是你小子出的餿主意,你們這幫讀書人,一肚子花花腸子,滿腦子陰謀詭計!”

    倉決圣者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,苦笑一聲道,“淼丫頭,回頭你跟武月她們仨也提個醒,下次跟吳明那小子接觸,多留個心眼,免得被他賣了,還幫人數錢。”

    “有這么嚴重嗎?”

    燧淼不解,可俏臉卻隱約有些發白。

    吳明布局謀算的能力,已是用不止一尊圣境大能的性命得到了驗證,自家老祖也不會誆騙自己,多半是真做了什么謀算吳明的事情,而暴露了!

    她也是天驕半圣,平素沒有服過誰,可自信歸自信,卻也沒有自負到看不清現實。

    天驕和妖孽,還真有著不小的差距,而吳明就是那難以讓人望其項背的妖孽!

    “哎,此番老夫應承了你祖奶奶一件事,本來直接從通寶商行要過來就是了,偏偏聽信這小子蠱惑,將這件事交托給了吳小子!”

    倉決圣者搖搖頭,頗有些后悔道,“現在,他一定察覺到了,我們在有意監視他的人脈布局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燧淼一愣,終于明白,為何她明明感覺到,拍賣會中有幾樣寶物和三圣山有關系,可三圣女卻沒有一個動手的,反而是吳明競拍了。

    雖然最后沒有成功,可只要東西最后到了三圣女手中,就可籍此查出,到底是誰在幫吳明的忙。

    所以,倉決圣者才說,他們在監視吳明的人脈布局。

    但事實絕非如此簡單,否則兩大圣者絕不會就此事進行商討,話里話外都透著嚴肅。

    顯然,這件事一個處理不好,極可能讓本就和眾圣殿關系不密切,甚至可以說敵視的吳明,進一步的離心離德。

    以往可以不在意,甚至放任,可現在呢?

    想到被坑了的骨桀魔帝和畫星玥,燧淼激靈靈打個寒顫,不由求助似的看向倉決,美眸中隱有埋怨。

    話說之前三圣山和萬骨窟,就大大給了吳明一個人情,怎么在這節骨眼上算計人家?

    您老人家是不怕,可我們怕啊!

    “放心啦,那小子現在眼界高的很,這件事跟你們無關,至少不會把氣撒在你們身上,否則他也走不到今天!”

    倉決圣者心虛的撇過頭,擺了擺手,轉移話題道,“韓小子,那些小家伙和吳明之間肯定有著莫大關聯,否則不會插手其中,想要他們改弦易轍,絕非易事。

    現在,有知道他身具不止一具身外化身,即便知道了他所布局的暗子,也沒有多少用處了。

    畫星玥已經被擒,若不出意外,隱藏神州的畫骨魔族暗子不日就會撤出,玄老鬼也會歸來。

    這老家伙與吳小子一向親善,此事就交給他操心吧!”

    “也只能如此了!”

    韓圣微微頷首,目中隱現憂慮,驀地面色一白,猛咳數聲。

    “幽蘭之影的損害不輕啊!”

    倉決圣者目中精芒一閃道。

    “無妨,好在畫星玥太過自負托大,竟然隨身攜帶解藥,雖然此毒難纏,只要近些時日不再隨意動手即可!”

    韓圣笑道。

    顯然,能讓一尊絕頂圣境大能服下解藥都沒有復原的劇毒,絕非其表面這般輕松。

    但身為人族頂梁柱,他決不能表現出一絲弱勢,否則不僅魔族很可能撲上來咬一口,即便是現在的盟友,妖蠻兩族也不會放過機會。

    即便不會翻臉,可趁機索取更大的利益,卻一定會發生。

    “后悔過嗎?”

    倉決圣者沉默少頃道。

    “先圣遺志,不是那么容易更改的!”

    韓圣答非所問,坦然笑道。

    “按理來說,那小子應該是與你最親近的,無論是陸九淵,還是王荊,于他而言,都是舉足輕重的人,可惜……”

    倉決圣者嘆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韓圣輕笑搖頭。

    “別在這兒杵著了,你也去湊湊熱鬧吧!”

    倉決圣者側頭道。

    “啊,哦!”

    燧淼一愣,才明白過來,這話是對自己說的,趕忙向兩人深施一禮,離開了小院。

    “這么算計自家小輩,是不是太沒品了?”

    韓圣似笑非笑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還不是你小子出的鬼主意!”

    倉決圣者雞賊似的笑了笑,意味深長道,“那小子心狠手辣,是個極有主見的主兒,輕易不會為外物所動,能讓他改變主意的,無外乎一點人情了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姜還是老的辣!”

    “哼,你這是在自夸嗎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與此同時,鄰院不遠的一處園林中,十數名器宇軒昂,氣度不凡的青年男女相聚一堂,推杯換盞,開懷暢飲。

    “嘿,你小子現在厲害了啊,要罩著哥哥我啊!”

    伍軋勾肩搭背的攬著吳明,胖臉上的眼睛都快瞇縫成一條線了,顯得異常開心。

    “伍哥說笑了,玄圣他老人家就要回來了,有他老人家在,誰敢對你如何?”

    吳明笑道。

    “哎哎哎,這話說的,那老家伙要是回來了,哥哥我好日子就到頭嘍!”

    伍軋嘆息連連。

    “伍哥這意思是不想他老人家回來?”

    吳明意味深長道。

    “別別,這話可不能亂說!”

    伍軋唬了一跳,縮著脖子道,“他老人家的脾氣,你又不是不知道,這要是回來,我就要被關禁閉,再也沒有現在逍遙了!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淼秌在旁沒好氣的瞪了兩人一眼,旋即舉杯道,“這次老祖能夠平安歸來,多虧吳兄舍命相助,姐姐在此謝過了!”

    這位當年在陷空島,為吳明所救,又舍了龍衣助她開竅,重歸玄龜一脈的冰火玄龜,實打實的記著當年恩情。

    “姐姐言中了,玄圣他老人家于我有恩,多次救護我于微末,能為他老人家做點力所能及之事,一直是我的心愿!”

    吳明誠摯道。

    雖然與玄圣老祖素未謀面,真正相見,甚至可能只是一面之緣,還是一具化身,可真要說起來,這位對他的幫助,絕對不亞于再造之恩。

    微末之時,龍衣護持,多次借勢,否則吳明必然過的異常艱難,能不能扛過去都是兩說。

    “都是自家人,說那么多客套話做什么?”

    伍軋小聲嘟囔一句,雖然比淼秌早化形多年,但她一來到安山湖,就壓了他一頭,誰讓玄圣老祖心疼淼秌多年流落在外呢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三人說笑間,其余人見狀,也是會心一笑,難得有這么放松的一刻。

    就在此時,一行十數人聯袂而至,讓院中氣氛陡然一凝。

快捷鍵使用:上一頁“←”,下一頁“→”,目錄頁“Enter”。
广东快乐十分稳计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