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97章 是非功過

    大戰開始的突兀,結束的詭異。

    從吳明被構陷而暴走,殺戮人族半圣天驕,眾圣現身,屢做針對之際,便在謀算隱藏暗處的魔族圣者。

    可不曾想,謀算不成反被暗算,韓圣身受重創,神州一方頓入劣勢。

    但就一眨眼的工夫,吳明墮魔,與倉決圣者合謀,暗算了骨桀魔帝。可以說將兩面三刀演繹的淋漓盡致。

    這位絕世天驕,仿佛不知節操為何物,讓所有人三觀盡毀。

    不僅如此,還把節操扔在地上,狠狠踐踏。

    被畫星玥畫影分身雙角魔帝追殺,眼見無法之際,放出了六道妖靈之一的鎮山蒼岳,將之擒入厚息寶葫之中。

    最終,引得畫星玥親手追殺,打亂了所有布局,更是讓吳明陷入絕地。

    哪成想,這位的節操竟然是根本沒有任何底線,轉手又和畫星玥這位魔族帝君合謀,欲要對付人族朱圣。

    畫星玥不是笨蛋,當然不會輕易相信,但吳明孤注一擲的一劍,好似以死明志,讓這位以智慧聞名魔星天淵的魔帝強者,終入甕中。

    朱圣被吳明砍了一劍,吳明遭受反噬,所有人都以為他必死無疑之際,竟是再次活蹦亂跳的站了起來。

    不僅如此,還放出了雷龍圣者,將畫星玥坑了個底朝天,最終被人族兩大至寶鎮壓活捉。

    一連串的騷操作,令人眼花繚亂,目不暇接,許多人到現在都沒回過神來!

    這樣毫無底線的存在,如何不讓人忌憚呢?

    但看朱圣此時眼觀鼻鼻觀心,老神在在,一副什么都不在乎的樣子,可任誰都知道,這位心里郁悶著呢。

    堂堂圣者,大庭廣眾之下,被一個半圣小輩砍了一劍,其中遭受的兇險還在其次,這是赤果果的打臉,甚至是踐踏圣者威儀啊!

    比之那位被鎮壓在金剛寺下的金鱗妖圣,朱圣絕對好不到哪兒去,甚至論功行賞的話,此戰吳明當居首功。

    毋庸置疑,無人能夠置喙!

    甚至于,他若是再報復,乃至說一句重話,外人嘴上不說,心里定然認為他心胸狹義,難當大任。

    正如吳明所說,韓圣確實是個狠人,為了一舉定鼎乾坤,毫不猶豫的讓不知情的朱圣承受了這一劍。

    若是有個好歹,只能說他時運不濟,學藝不精,竟然傷在吳明一個小輩劍下,枉為圣者。

    當然,朱圣也向世人昭示了他的強大。

    強如吳明,逆伐圣者的存在,遭受反噬之下,竟然直接瀕死。

    雖然詭異的復活了,卻沒人會小覷朱圣。

    最后,便是韓圣的提議。

    這時候,所有人才知道,這一戰的意義如此之大,不僅是要拿下畫星玥,更是要將身陷外域某處絕地的玄圣老祖救出。

    至于鎮魔塔,很多人不知道這一所在,但聽名字就知道不是個好去處。

    很多人直至多年后,依舊記得,血梟魔帝在聽得這個名字時,臉色黑如鍋底的難看勁兒。

    事實上,鎮魔塔在魔星天淵高層,也是赫赫有名,當然是兇名。

    之所以會傳出外域,自然是那些墮魔逆種的功勞。

    鎮魔塔兇名赫赫,可不僅僅是關押墮魔者,魔族也是里面的常客。

    無數年來,能從里面活著出來的,可以說是寥寥無幾,幾乎稱得上十死無生。

    畫星玥被鎮壓其中,即便最后能活著出來,不死也得脫層皮。

    血梟魔帝很想硬氣一點,可形勢比人強,神州一方沒有趁勢一鼓作氣,將此行的魔尊強者一網打盡,已經算是表達了最大的誠意。

    當然,真要死磕的話,其余魔帝強者有了防備,一心要逃,神州一方很難留住,甚至還要防備對方沖半圣下手。

    此間之事,本就瞞著大部分半圣,讓他們毫無準備的置身險地,已經很不地道。

    若再不管不顧,恐怕會引發不小的亂子。

    畢竟,里面大部分都是人族半圣,流言可畏,積毀銷骨,三人成虎,可不是鬧著玩的。

    在妖蠻龍三族強者看來,這就有些婦人之仁了。

    依著他們,哪怕所有半圣都填進去,今天也要將魔族一方的強者全部留下。

    可惜,韓圣不會答應,吳明也不會答應,自然不了了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小子,你這次做的事情,有點不地道啊,竟然把我老人家瞞在鼓里!”

    長安城,雅致院落中,倉決圣者很沒形象的仰躺在竹椅上,享受著燧淼這徒弟的捏肩,佯怒笑罵道。

    至于其中有幾分真假,就只有他老人家自己知道了!

    “事不密則敗,還請您老擔待一二!”

    吳明苦笑一聲,拱手作揖。

    他能說啥?

    難道說,我就是不相信您老人家,生怕您為了所謂的人族大義,轉手把我給賣了,我還幫您數錢。

    但看倉決圣者在那異空間中的表現,這種可能性發生的極低,可吳明若真信了,死都不知道怎么的,而且會死的很難看那種。

    此番,若非有巨大利益,這老怪物當時說不定就會順手坑死他,然后賣給朱圣一個人情。

    當然了,前提是吳明隨身帶著鎮山蒼岳和雷龍圣者。

    老家伙也很清楚,若當時他真動了歪心思,這一隱藏的殺手锏,就不是對付畫星玥,而是必然會落在他頭上了。

    但看吳明此行所作所為,就知道其報復心之重,即便圣者,恐怕睡覺都不安穩了!

    朱圣,就是最好的例子,早就火急火燎,押解畫星玥回眾圣殿了。

    “哼哼!”

    倉決圣者很沒形象的哼唧兩聲,意味深長道,“你小子也是個會算計的主兒,但也不要以為世上沒人奈何的了你,就真的無法無天,待會韓小子來了,你自己悠著點。

    那小子,可也是個眼里不揉沙子的主兒,任你。”

    吳明劍眉一揚,瞳孔微縮,心中凜然。

    韓圣的狠,他可是親眼所見,早年也聽說過一二,雖然與傳聞有些不符,但人心難測,如何能把握一尊圣者的心思呢?更新最快 手機端::

    “倉老,背后嚼人舌根,可不是君子所為!”

    就在此時,一聲頗有磁性的男中音傳來。

    “嘿嘿,老頭子說的事實,怎么著,你還能咬我不成?”

    倉決圣者一點也沒有被人抓現行的很好意思,更是反唇相譏道,“貌似聽墻角也好不到哪兒去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爽朗小聲中,一名身著法家儒袍,身形頎長,面容方正的中年男子邁步而入,笑吟吟看著吳明道,“臨淵后繼有人,可喜可賀!”

    “韓圣謬贊,晚輩擔當不起!”

    吳明起身施禮,不卑不亢道,“再者,臨淵先生傳承另有其人,晚輩生性散漫,放浪形骸,做了許多離譜之事,可不敢污了臨淵先生英名!”

    倉決圣者不著痕跡的搖了搖頭,淡笑不語。

    韓圣微不可查的皺了下眉頭,旋即落座,輕聲道:“不管如何,臨淵一身藝業,也是落在了你的手中,希望你每逢大事,多想一想前人,切莫率性而為,害人害己。”

    這話就有些重了。

    如果韓圣是吳明的長輩,這么說絕對沒錯,但八竿子打不著一文錢關系,如此就是交淺言深了。

    畢竟,現在的吳明,可不是孤家寡人,身邊可是有兩尊恐怖存在。

    某種程度上而言,相較于圣者,也是不遑多讓。

    但看這一戰,能以如此小的損失獲勝,吳明可是當仁不讓的首功。

    “多謝前輩賜教,晚輩行事自然是三思而后行,否則也活不到現在!”

    吳明一副受教的樣子,可語氣透露的意思,卻是讓燧淼驚出了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要知道,這位韓圣可是與倉決圣者齊名的存在,吳明就怎么敢如此怠慢,就不怕被針對嗎?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韓圣也不見怒,微笑頷首道,“此番能夠一舉鎮壓畫星玥,全賴你不惜以身犯險,此戰你當居首功。

    有功必賞,我人族才能奮進抵御災劫,我代表眾圣殿,誠邀吳小友前往圣殿一行。

    若有所需,但說無妨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,晚輩此行只為磨礪己身,如今已是功成,也到了身退的時候了!”

    吳明微微一笑,緩緩起身告辭。

    “也罷!”

    韓圣沒有挽留,就在吳明轉身之際,突然問道,“你可曾想過,這條路很難,稍有不慎,行差踏錯一步,就是粉身碎骨,道消神滅,留下千古罵名。”

    “是非功過,自有后人評說!”

    吳明頓足,頭也不回是說完,旋即離開。

    “你這葫蘆里賣的什么藥,明知道這小子就是個刺頭,何必要再刺激他?

    若是有個好歹,反正我老人家是不敢,這小子能干出什么來!”

    倉決圣者眉頭大皺道。

    燧淼吐了吐舌頭,也是目露好奇。

    雖然倉決圣者話里有捧吳明的意味,但吳明此番坑了魔族兩大帝君,卻是不爭的事實。

    任誰,也不敢輕忽視之。

    可之前的談話,怎么就看著,像是韓圣故意刺激吳明,畢竟后者厭惡眾圣殿,早已是人所共知之事了。

    “您老覺得,此子之前死而復生,是如何做到的?”

    韓圣反問道。

    “要說在那等情況下,復原神魂,而且看不出多少后遺癥,必然是逆天至寶。”

    倉決圣者摸了摸下巴,若有所思道,“據老夫所知,神州曾經出現過的這等寶物,也就寥寥數件。此子氣運加身,一向有驚人之舉,難保不會得到這等至寶。

    可當時……”

快捷鍵使用:上一頁“←”,下一頁“→”,目錄頁“Enter”。
广东快乐十分稳计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