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一十七章 斬首大刀

    在九尾查克拉的促使下,一轉眼的功夫,鳴人手上的傷口便已經止血,進而直接愈合了起來。

    整個過程僅僅持續了十幾秒而已,卡卡西和梁月把這情景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而旁邊的佐助和小櫻,則正在安撫和質問著老頭子達茲納。

    “普通人修煉的查克拉,絕對沒有這種作用,要不然的話,三代目火影也不會老成了那副模樣。”

    看著這小黃毛那已經變得完好無損的手掌,梁月情不自禁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這種事,還是放到以后再說吧。”

    卡卡西顯然不想討論這些,畢竟其中牽扯到了九尾。

    “春秋,你之前發現那兩個忍者了嗎?”

    鳴人對于他們說的事情顯得一點都不在意,整個人依舊還在為自己之前的懦弱表現而覺得自責。

    “嗯,一開始就看見了,不過卡卡西當時讓我不要出手。”

    梁月聞言如實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我那是為了檢測一下你們的實戰應變能力,那兩個忍者的實力,也只是剛剛進入了中忍,而且~關于這件事,一開始時候春秋其實就已經開口提醒你們了。

    只不過你們幾個當時的注意力,都放在了看風景上。”

    在檢查傷口沒事之后,卡卡西便一臉無精打采地轉身,再次來到了這次的任務雇主達茲納那邊。

    “哎?春秋你提醒過嗎?我怎么一點印象都沒有啊?”

    “卡卡西當時,故意轉移了你們的注意力,講了一些自己的趣事。”

    “哦~怪不得呢!原來都是他安排好的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接下來,眾人的路程便進入了一段平緩期,風平浪靜,再無波瀾。

    過程中,達茲納則一直都是沉默不語,問什么都肯不說,只顧著悶頭趕路。

    直到在小半日之后,眾人來到了海邊的一座碼頭魚鎮,坐上了去往波之國的小船,小老頭才開始跟眾人解釋了起來。

    其中大體的意思,跟原劇情里差不多,都是因為波之國內有黑惡勢力組織作亂,不想讓波之國的大橋修成。

    為此威逼利誘不說,到了后來干脆展開了暗殺。

    之前他們所碰上的那兩個人忍者,只是其中的一波而已。

    說到這里,達茲納忽而面色一變,皺起了一張老臉,開始跟卡卡西等人賣起了慘,動之以情曉之以理,然后就是一通道德綁架。

    一個六七十歲的小老頭,就這么在他們的面前抹起了眼淚。

    說什么,老頭子我也是沒辦法,B級任務花錢太多了,我一個海邊打魚的老漢,根本湊不出來,最后只能出此下策。

    很久以前就聽說木葉的忍者大人都深明大義,不為五斗米折腰,擅長懲惡揚善,實乃我忍界之楷模。

    現在我們一幫小民糟了難,無法之下只得找木葉的忍者大人伸冤,你們現在已經是我最后的希望了呀。

    而且,就算這次平安的回到了波之國,你們要是不管我的話,老頭子我還是會被那些人殺掉的……

    反正,諸如此類~

    總之,佐助和小櫻只是兩個剛畢業的學生,根本沒什么社會經驗。

    鳴人這家伙更是頭腦一熱,就不管不顧的主。

    而卡卡西為了不在自己的學生面前丟了面子,最后也只得無奈的答應下了,后續的任務委托。

    即,在波之國大橋竣工之前,免費保護達茲納一家的安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了船,正式踏上了波之國的領土。

    由于之前的小老頭已經坦白,明白此行會有危險之后,眾人此時也顯得很是謹慎,尤其是鳴人。

    之前在面對那兩個敵對忍者的埋伏的時候,反擊不能,自覺顏面大失的他,此時更是打算重整旗鼓,為自己在接下來可能出現的危險中,找回場子。

    所以,自從下地之后,一路上這小黃毛就都顯得異常機警,雙手也一直都握著苦無。

    一邊走,一邊拿眼睛不住地在道路兩旁來回掃視著。

    不得不說,漩渦一族的血脈雖然不如宇智波,還有日向家那么具象化,可以直接以眼睛作為外顯的標志。

    但漩渦一族的血繼,卻并不會比這兩者弱上多少。

    相較于其他忍者多得多的查克拉量,強韌的身體,傷勢恢復能力,高超的偵察能力,感應能力,對查克拉的操控能力。

    以及漩渦一族查克拉天然的對尾獸的壓制能力等等,再配合上漩渦一族自古相傳的封印秘術……

    這一切,都讓有著這一族血脈的忍者,擁有了諸多的先天優勢。

    這不~才剛剛走了沒多久的功夫。

    認真注意著周圍響動的鳴人,便幾乎只比一直開著低強度白眼的梁月,慢了一點的功夫,發現了路邊敵人的蹤跡。

    “有情況!小心!”

    只見這小黃毛忽而大喝一聲,登時嚇了眾人一跳的同時,整個人迅疾向前一躍,而后將手中的苦無奮力一甩,射進了路旁的灌木叢里。

    緊接著,只見鳴人神色微動,視線又是一轉,看向了另一個方向。

    “跑到這邊我也找得到你!嘿!”

    說話間,手里的另一把苦無再次射出。

    可惜,鳴人的這一番機警操作,除了差點射到了一只雪白的兔子,將之嚇癱在地之外,幾乎沒有引起任何的波瀾。

    身后的小櫻,只以為是他在神經過敏,于是一臉惱怒的錘了他一拳,讓他趕緊冷靜一點。

    但后方卡卡西的那一張面癱臉,此時卻難得的變得嚴肅了起來,指著癱倒在地的那只兔子直言道。

    “這種兔子叫做雪兔,只有在天氣寒冷,且白天很短的冬季才會出現,現在是夏天,所以這種兔子,只能是人工養殖的產物。

    看來鳴人的判斷沒錯,敵人就在附近,它應該是被人用替身術交換過來代替品!”

    卡子哥話音一落,場中幾人頓時變得嚴肅起來。

    下意識地,彼此間互為犄角,隱隱背靠背圍了個圈,警惕的看向了四周圍。

    “嗡~!”

    正在這時,伴隨著一陣劇烈的破空之聲,只見不遠處濃密的樹杈后邊,忽而飛來了一個物件。

    如同一只大了數個碼號的大型鋸片,來勢洶洶,在空氣中擦出了尖銳的摩擦聲。

    一邊快速的旋轉,一邊向著眾人切割而來。

    卡卡西見此,立刻招呼著眾人躲閃。

    佐助和小櫻此時連忙駕著達茲納跳到一邊,鳴人和卡卡西也是先后飛身躲開,原地里就只剩下了梁月還站在那里沒有動作。

    “春秋~小心!”

    佐助回頭一看,立刻大聲提醒著道,其他人見此更是面色大變。

    但是接下來,令他們吃驚的事情發生了。

    只見那原本急速轉動,切割而來的鋸片,忽而就是一緩,仿佛沒由來的失去了原先的力道一般,整個鋸片如同置身于深海水體之中。

    每轉上一圈,都會急速衰落與減速,原本模糊的身形也頓時一清。

    這竟是一把,形狀有些奇葩的巨刀!

    到了最后,這刀更是直接穩穩的停在了梁月身前的半空里,而后被他從容地握住刀柄。

    “刷~”

    輕輕一甩之下,面前的地面上便頓時出現了一道半月形的刀痕。

    ……

快捷鍵使用:上一頁“←”,下一頁“→”,目錄頁“Enter”。
广东快乐十分稳计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