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不見

    “除了她之外,顧珊陪著她來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見!”

    顧四爺聽到顧珊的名字就煩躁。

    他的血脈怎能去做妾?

    哪怕是安王的妾也不成啊。

    簡直就是明晃晃的打臉!

    以前顧四爺就算是荒唐,沒權沒勢時都沒想過讓任何女兒去做妾。

    如今,顧四爺做永樂侯,有權有勢,連皇子都敢坑都管怨懟。

    顧珊卻是撇下所有轉身去投奔了四皇子,如今的安王。

    顧四爺能高興她的選擇才叫奇怪了。

    虧著顧珊寫了一封棄絕書,同顧家斷絕了所有的關系。

    否則顧珊鬧出這一出,顧四爺不說心里怎么膈應,就是同親家也沒法子交代。

    他的兒女親家都是頂尖的,突然蹦出個做妾的女兒,親家該如何對待安王?

    他費盡心思為兒女們安排的婚事,可不是為了成全安王的。

    好處得落在顧瑾顧瑤身上,畢竟這對兄妹才是給他養老的人。

    自從顧珊無賴他貪墨嫁妝,顧四爺就沒再指望過顧珊。

    “這位安然怎么從牢里出來了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顧四爺挑起眉,顯然對她沒有任何的印象。

    “她是汝陽侯的嫡女,爹您以前還救過她一次。”

    汝陽侯被隆慶帝關押起來,他的家眷也都被鎖拿。

    昔日的安然郡主竟然逃脫了?

    逃脫就該找個地方隱藏起來,她怎么偏偏上門來尋找顧四爺?

    還同顧珊一起?

    顧瑤著實弄不懂她們這波操作了。

    顧四爺眼里的厭惡更濃,“原來是那個被人下藥抱著男人不撒手的……被人下了藥證明她太蠢,上次爺好心幫了她一次,還想再來禍害爺?”

    “爹不去見也好。”

    顧瑤覺得其中有蹊蹺,起身道:“我去見一面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給陛下送個消息,就說逆臣汝陽侯的女兒現身了。”

    顧四爺說道:“她不怕陛下鎖拿,爺還怕被她連累呢。”

    李氏點頭道:“四爺處事公允,就該謹慎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麻煩事交給陛下準沒錯,橫豎爺就是個享受的,不頂事。”

    “您說這話,沒人再相信了。”

    坑了好幾個皇子的人不頂事?只做隆慶帝的腿部掛件?

    說現在相信顧四爺只是紈绔子弟的人傻瓜,都侮辱了傻子。

    消息很快送出去,顧瑤自然不會讓安然進門,她領著幾個仆從出了大門。

    顧珊正同一身平民打扮的安然說著什么。

    她最先見到了顧瑤,前先一步,“安然有鑰事見父親,她手中的東西能保證父親出使順利,你快些讓開,省得耽擱了正事。”

    顧珊拽著安然就往里面走。

    顧瑤再橫跨一步,徹底堵住了門,眸光清冷,“既然是正事,還請你同她去找陛下說。”

    “再有你是不是喊錯了?你有何資格叫父親?顧珊,你該尊稱一聲永樂侯。”

    顧珊咬著嘴唇,幾次登門都被堵在外面,她也曾尋機會靠近顧四爺。

    可是顧四爺出行將就排場,隨從侍衛環繞。

    只要顧四爺不想見她,顧珊就連一根毛都摸不到,同顧四爺說不上話,還被頂開四丈遠。

    顧瑤看著面容蒼白,身體消瘦的安然,想到以前她做郡主時的風光,輕聲說道:“你不該來此,你爹已經認罪,皇上永遠不會赦免他的,我已經給陛下送信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能這么做?這么無情無義?”

    顧珊脫口而出,“安然來此是信任你,你卻讓人來抓她?以前你不也認識她,同她說過話嗎?你知不知道安然冒了多大的風險才能來見你?”

    “你不聽她說一句話就報告陛下,你這么做是害了父親!”

    “不告知陛下才害了父親!”

    顧瑤慢條斯理說道:“我同我爹對安然手中的東西沒有半分興趣,既然安然如此重要,自然要交給陛下才能發揮更大的作用。”?“逆臣是活不了的,誰都明白陛下現在還留著他的性命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這還用你說?還不是因為西南的事少不了他?”

    顧珊雖然不認生母,可也不能眼看著生母去死啊。

    好在她還懂得看眼色,不敢同安王提起營救生母的事。

    聽到安然的消息,顧珊主動上門。

    安然想見顧四爺,顧珊便給安然打掩護,帶著她來顧四爺門口。

    否則,安然已民女的打扮很難靠近此處。

    安然拽了顧珊一把,“你胡說什么?根本不是西南的事,陛下派去的人早就穩住了西南的局面。”

    若不是陛下派去的人太能干,一再相逼,父親也不會鋌而走險伙同齊王篡位。

    顧珊積極打聽朝廷大事,每一張朝廷發放的邸報她都仔細翻閱。

    她期望能助四皇子一臂之力。

    成為管得后宅,生得兒子,又可在朝廷上給四皇子建議的賢內助。

    如此,她才能完全占據四皇子的心。

    “邸報上不是說西南那邊不太平?”

    邸報還能有假?

    安然無力說道:“那不過是一點小沖突而已,皇上留下父親是為了給永樂侯出氣啊,你怎么就不明白呢,方姨娘同父親帶給顧四爺的屈辱,也只能由著顧四爺親手了結。”

    “況且顧四爺這次是為陛下出使,陛下看中他,豈能虧待了。”

    顧珊:“……”

    哪怕外人都說永樂侯風光無限,顧珊都沒能清楚認識到永樂侯三個字代表多大的富貴。

    她一直認為皇子才是最貴重的,未來皇帝四皇子才值得投靠。

    夢境顯然對她有著不可磨滅的影響。

    她就算知道顧四爺做了永樂侯,還是難免把他看作依靠顧清,顧瑾的老紈绔。

    沒什么本事。

    因此,顧珊才會那么干脆就拋下顧四爺女兒的身份。

    隆慶帝留下汝陽侯只為給顧四爺出氣?

    顧珊身體晃了晃,她到底錯過了什么?

    顧瑤清楚顧珊如同錯過十個億的感覺。

    不過她卻不會同情顧珊,“你快些回安王身邊,我會同陛下的人說,你只是偶爾碰見安然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顧珊感覺身體發冷,打著寒顫。

    “你再繼續停留在此處,陛下可以把你同你生母關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顧瑤加重語氣,推了顧珊一把,提醒道:“再不走,你就走不了。”

    顧珊轉身飛快跑遠了。

    “她以后未必會感激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需要她的感激。”

    顧瑤緩緩說道:“我只做我認為正確的事,何況她到底做過我爹的女兒。”

    蠢人也有生存權。

快捷鍵使用:上一頁“←”,下一頁“→”,目錄頁“Enter”。
广东快乐十分稳计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