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 驚退

    金云此刻終于耗盡了力量,飛快飄散,很快徹底消失,天空又恢復了晴朗。

    半空中的那座暗金山峰表面靈光閃動間,體型飛快縮小,并且帶著一股萬鈞之勢朝著下方落去。

    就在此刻,附近虛空一陣波動,白光閃動間,萬千道白色絲線密密麻麻的憑空出現,并一個卷動之下,將暗金山峰纏繞了個結結實實。

    山峰下墜之勢猛地一滯,竟硬生生被那些白色絲線所纏住,分毫動彈不得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半空波動再起,大片白光憑空乍現,纏繞翻滾間頃刻間化為一只遮天蔽日的白色巨爪,朝著下方抓攝而下。

    被巨爪所籠罩的空間頓時開始塌陷,產生了一個巨大黑洞,仿佛一只血盆巨口,便要將暗金山峰一口吞下。

    突然間,暗金山峰劇烈震顫起來,表面金灰兩色光芒大盛,一道道凌厲猶如劍氣般的光芒從山峰上面爆射而出,朝著周圍的白色絲線,白色巨爪切割而去。

    劍氣光芒所過之處,虛空也為之巨顫,但那些白色絲線不知是何神通,堅韌無比,劍氣光芒根本割之不斷,更別說白色巨爪了,還沒碰到對方,那些劍氣光芒便被巨爪下的黑洞吞噬了進去。

    眼看暗金山峰便要被白色巨爪一把抓住,吞噬下去。

    就在此刻,異變再起!

    一道耀眼金色火光從下方矮山之中疾射而出,便飛快拉長,化為一條巨大金色火龍,發出震天龍吟之聲,一閃之下便飛射到暗金山峰前。

    金色火龍巨大的身軀一盤,瞬間纏繞在山峰之上,將那些白色絲線包裹其中。

    山峰上的白色絲線先是一陣白光閃動,但在金色火焰包裹下,白光飛快被掩蓋,接著所有原本堅韌無比的白色絲線突然變得脆弱無比,開始被寸寸斷裂燒化。

    下一刻,金色火龍腦袋猛地一抬,化為一道金影,狠狠撞在了白色巨爪上。

    “嗤啦”一聲,白色巨爪在這金色火龍面前,竟宛如紙糊一般,被瞬間洞穿,轟然爆裂而開。

    不僅如此,九條火焰從金色火龍身上飛射而出,化為九條略小些的火龍,閃電般撲向附近一處虛空。

    “轟”

    一團烈日般的金光爆裂而開,將那片虛空盡數碎裂,無數金色火焰淹沒了碎裂的虛空,形成一片金色火海。

    火焰吞吐之間,那些碎裂的虛空隱隱也有融化的趨勢。

    一道人影踉蹌浮現,然后立刻朝著遠處飛射而去,瞬間便出現在數十里外,這才停下顯現出身形,正是那個白發青年。

    他身上衣衫破碎,小半邊身體也被燒的一片焦黑,不過并不太嚴重,一頭白發此刻也被焚毀了大半,只是看起來非常狼狽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矮山中飛出一個寬袍大袖的人影,正是韓立。

    他抬手一揮,元合五極山飛射而,并且在途中飛快縮小,沒入其袖中。

    當年韓立進入冥寒仙宮,存放太乙丹的那座金色大殿的屋頂具有抵擋丹劫的功效,和元合五極山的能力很是相似。

    他便在大殿坍塌后,將殘破的屋頂收集了起來,之后融入了元合五極山中,使得此寶變成了如今的樣子,威能大進,遠非先前可比。

    “你可知我是什么身份?竟敢傷我,我要你小命償還!”白發青年勃然大怒,兩手一揮,全身白光大放,額頭上浮現出一道道白色花紋,隱約形成一個“王”字。

    他身上的焦黑燒傷飛快蠕動愈合,雙手上長出鐮刀般的雪亮利爪,背后更唰的一聲,浮現出兩只寬大白色翅膀,整個人瞬間變成半人半獸的形態,氣息也是暴漲。

    一股大羅境的龐大氣息從白發青年爆發而開,方圓數百里內氣流瘋狂翻滾,掀起陣陣狂暴颶風。

    韓立被這股狂暴氣流一沖,也站不穩身體,忍不住蹬蹬后退了兩步。

    就在此刻,白發青年背后翅膀一動,人瞬間消失,下一刻憑空出現在韓立身后,兩只利爪洞穿而出,抓向韓立的后心。

    利爪上此刻綻放出一圈圈白光,一股奇特法則之力在其中蕩漾,發出陣陣鞭炮炸響爆裂之聲。

    利爪所過之處,虛空輕易碎裂而開,被抓出兩個碩大的黑洞,看起來無堅不摧的樣子。

    但就在白發青年的利爪快要抓到韓立的時候,利爪之前金光一閃,一盞金色古燈憑空出現。

    而韓立不知何時也轉過了身來,掐訣一點。

    大片金色火焰從燈上飛射而出,瞬間化為一片洶涌的金色火浪將兩人隔絕開來,并且朝著白發青年撲去。

    白發青年剛剛已經親身體會過歲月之焰的威能,哪里還敢讓其近身,身上白光大放,險險在火海之前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他此時心中是又驚又怒,怒的是對方那個仙域修士修為明明不強,但憑借這一件厲害仙器,讓他有力無處使。

    驚的是對方竟然能跟得上他的攻擊速度。

    要知道白發青年身負梼杌血脈,梼杌血脈精擅速度,在整個蠻荒界域也沒有幾個族群可以和其在這方面爭鋒。

    而且白發青年的修為又達到大羅境,平日對敵基本都是一招擊斃,哪怕是面對同境界的對手,速度方面一貫也是大占上風,如今竟然被一個人族修士跟上。

    白發青年身形一動,正要倒射而,拉開和金色火焰的距離。

    一股金色波紋從金色火焰內擴散而開,瞬間彌漫了周圍方圓千丈的范圍,一下將白發青年籠罩在了其中。

    白發青年身形一滯,全身上下被一股強大時間法則籠罩,整個人瞬間動彈不得,心中頓時大駭,正要鼓動全部力量震開身周的金色波紋。

    “呼啦”

    一條金色火龍從中飛射而至,狠狠打在白發青年身上,隨即化為一輪金色太陽,將白發青年身體淹沒在其中,隨即猛地爆裂而開。

    “轟隆”一聲巨響!

    一股強大無比的法則之力將附近虛空撕裂開來,白發青年的身體也被撕裂成幾截。

    “嗷嗷嗷!”

    白發青年身體雖然碎裂成幾截,卻沒有隕落,口中發出憤怒之極的咆哮,一股極其耀眼白光從他體內飛射而出,卻是一艘白色船型仙器。

    船身銘刻了無數蠻荒妖族文字,還有一副萬獸云集朝拜的圖畫。

    一股龐大無比的法則之力從白色大船上爆發而出,絲毫不遜于精炎火鳥的白色火珠,一下包裹住白發青年的身體,并且向前飛射而去。

    “嗤啦”一聲,真言寶輪的金色波紋區域竟然被其一下撕裂,白色大船化為一道白色幻影,嗖的一聲,瞬間消失在天際盡頭。

    “仙域修士!很好,我記住你了!”白發青年憤恨的聲音遠遠傳遞而來。

    韓立眼見此景,面色平靜,卻沒有試圖想要追趕。

    白色大船速度太快,以他的速度是不可能追上的。

    如此輕易擊敗一個大羅存在,韓立神情間并未露出多少得意自傲之色,只是揮手將歲月神燈召喚過來,輕輕摩挲。

    那白發青年雖然是大羅修為,似乎是最近剛剛進階,境界并不穩固,而且對方竟敢和他近身交戰,自然有敗無勝。

    就在此刻,一團黑云出現在后方,黑云之中站滿了各種妖獸,發出陣陣怪叫撲來,似乎和剛剛那個白發青年是一伙的,正要朝韓立撲殺而來。

    但黑云剛剛靠近,上面的一眾妖族就看到白發青年被韓立一擊重傷,奪路而逃的情況,所有的吶喊之聲瞬間消失。

    韓立轉首望了過去,黑云上的眾多妖族面色一變,黑云劇烈翻滾,然后猛地拐彎,朝著白發青年逃跑方向追去。

    而韓立眉梢一挑,卻也沒有追趕那些妖族。

    他雖憑借歲月神燈,擊敗了白發青年,但催動神燈消耗極大,他體內仙靈力只剩下小半,自然不愿去管什么閑事,還是自保為上。

    他翻手取出一枚恢復類丹藥服下,同時身形一晃,化為一道遁光朝著銀角犀部落和云紋虎部落的車隊追去。

    精炎火鳥在車隊上,韓立也不用怕找不到方向。

    約莫大半個月后,韓立便追上車隊,無聲無息返自己的住處。

    他詢問了精炎火鳥一番,得知這段時間內車隊沒有遭遇大的危險,這才點了點頭,再次進入花枝空間。

    韓立取出輪殿面具,戴在臉上,開始嘗試聯絡猿三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前方虛空中暗紅光芒一閃,猿三的身影浮現而出。

    “龍五道友這么急著聯系我,莫非是有了結果?”猿三目光冷淡,但其中卻還是透出一股希翼之色。

    韓立沒有說話,翻手取出一個玉盒打開,盒子內是五顆龍眼大小的金色丹藥。

    一道道波濤形狀的金色霞光從丹藥上綻放而開,朝著周圍蕩漾而去,每一個金色丹藥表面都浮現出三道金色道紋,散發出玄妙無比的法則波動。

    “道丹?”猿三眼睛一亮,脫口而出道。

    韓立只是淡淡一笑,美歐說話。

    為了煉制這五枚道丹,韓立將所有煉丹之術,還有各種輔助神通盡數施展,總算有驚無險的順利完成。

    

快捷鍵使用:上一頁“←”,下一頁“→”,目錄頁“Enter”。
广东快乐十分稳计划